团队文集

互联网环境下“一定影响”商品认定标准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11-17

作者 | 陈军 丁雅丽 天禾律师事务所 [摘 要]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在界定相关仿冒混淆行为时,以“一定影响”作为充分必要条件之一。考虑到互联网商业模式与传统商业模式间的巨大差异,故司法和行政执法者在处理互联网环境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时,“一定影响”认定标准相较传统商业应作...

新《专利法》药品专利权期限补偿制度解读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10-23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为什么一颗药成本只要5美分,却要卖500美元?因为那是第二颗,第一颗药成本是50亿美元。”鼓励新药开发,给予创新者丰厚回报,并在立法上提供制度保障,是当前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应有之义。在最新通过的《专利法》修改条文中,我国在立法层面首次提出新药...

商业秘密维权路径优劣比较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7-27

商业秘密维权路径优劣比较 整理人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民事诉讼 行政投诉 刑事控告 法律依据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禁止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若干规定》 《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 管辖机关 由被告所在地或侵权行为所在地海南航空管辖。 技术类商业秘...

TOTO品牌维权历险记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26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曾经的品牌加盟伙伴,缘何合作到期后对簿公堂,相爱相杀都是品牌惹得祸。 A公司是日本东陶公司TOTO卫浴产品安徽地区多年指定销售商,B公司是A公司在安徽宁国地区发展的TOTO卫浴产品指定销售商。两家公司相互合作也有多年,后因B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合...

从最高院司法判例中找寻药品领域专利侵权纠纷常见问题答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4-22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专利代理师 问题:药品专利侵权纠纷案件中,法院能否以药品生产工艺属于商业秘密为由,拒绝交由原告质证? 最高人民法院(2002)民三终字第8号:江苏豪森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与美国伊莱利利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只有在双方当事人对证据进行质证的基...

2019年度安徽省知识产权司法审判大数据报告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4-07

​2020年首,在举国上下齐战疫情的日子里,天禾知识产权团队基于第三方案例库【1】检索信息,整理出2019年度安徽地区知识产权司法审判大数据报告。希望通过此报告,能够给知识产权业界人士,尤其是律师同仁,及诉讼各方提供些许有用信息。 一、总则篇 (一)知识产权案件审理总量 2019...

2015~2019年全国商业秘密纠纷案件大数据分析报告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2-23

作者 | 汪翰章、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国家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的效率,而企业的效率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知识产权的保护。” ——美国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 ▋引言 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背景下,商业秘密保护越来越多地受到企业的关注与重视。尤其是中美第...

“火神山”“雷神山”被注册商标,商标抢注当休矣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2-17

作者 | 汪翰章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近日,“火神山”与“雷神山”成为了中国基建速度的代名词,十余天落成两所设备齐全的医院,不仅展现了我国一流的基础设施建设力量,更为全民抗击疫情注射了一支“强心剂”。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又一次毫不意外地发现,某些机构与个人值此危难关头,仍在不...

武汉病毒所因瑞得西韦药品引发专利瓜葛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2-17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2020年2月4日,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公告,称其已于2020年1月21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瑞得西韦药品用于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方法专利。此公告一出,引起国内公众轩然大波。 起因,瑞得西韦药品系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所研发,并于近日已向中国免...

商业秘密与专利保护的两难选择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2-17

作者: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鉴于我国专利与商业秘密产生机制及法律保护方式不同,员工在专利申请前,应进行下列因素考虑,进行必要的商业秘密审查: 1.1.专利申请前,应对技术方案授权可能性评估,若被授予专利可能性过低,则以商业秘密保护; 1.2.通过技术保密可以获得长期的、无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