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知识产权

他山之石

涉竞业限制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调研报告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6-26

作者 | 北京市一中院课题组 北京审判 一、前言 竞业限制,根据《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是指用人单位与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约定,劳动者离职后在一定期限内,不得到与本单位有竞争关系的其他单位从事同类产品及业务或者自己从事与原单位有竞争关系的生产经营活动。竞业限制制度的目的是保护用...

他山之石

从“带诉过会”的典型案例看未决诉讼对A股IPO申报的影响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6-25

第一部分 背景 6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上交所”)发布公告,苏州敏芯微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敏芯股份”)科创板首发过会,这是敏芯股份第二次上会。时间回到4月22日,上交所发布《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22次审议会议公告》,预告了敏芯股份将在4月30日上会。不过,4月30日当...

他山之石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征求意见稿)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6-23

为依法惩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现就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 (一)...

他山之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大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制裁力度的意见(征求意见稿)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6-23

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是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营造优质营商环境的客观要求。严格、充分、及时保护知识产权,是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重要方面。十八大以来,知识产权保护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知识产权侵权多发易发、权利人维权困难等问题得到进一步解决,但仍有一些问题较为突出。为了加大...

他山之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6-23

为保证人民法院正确认定案件事实,公正、及时审理知识产权民事案件,保障和便利当事人依法行使诉讼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有关法律的规定,结合知识产权审判实际,制定本规定。 一、当事人举证 第一条 知识产权民事诉讼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依照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在...

他山之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6-23

为依法保护电子商务平台各方主体的合法权益,正确审理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纠纷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等法律规定,制定本指导意见。 1.人民法院审理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纠纷案件,应当坚持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的原则,依法制止通过电子商务平台提供假冒、盗版等侵权商品的行为,...

他山之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涉网络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有关法律适用问题的批复(征求意见稿)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6-23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近来,部分地方高级人民法院就涉网络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法律适用问题向本院提出请示。经研究,批复如下: 一、知识产权权利人认为其权利受到侵害并提出保全申请,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电子商务平台...

他山之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6-23

为正确审理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民事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有关法律规定,结合审判实际,制定本解释。 第一条 权利人应当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明确所主张的商业秘密具体内容。不能明确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驳回起诉;仅能明确部分的,可以判决驳回有...

著作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审判指引(试行)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24

(本指引含说明供全省各级法院参考理解与适用) 为妥善审理涉及网络游戏的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根据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有关规定,结合审判实践,制定本指引。 一、指导原则 第一条 【审判价值导向】审理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案件,应加强创新成果保护,规范市场竞争秩序,促进网络游戏产业健康发展...

经典案例

商业秘密|林义翔、叶晏呈、郑博鸿犯侵犯商业秘密罪一案终审刑事判决书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24

裁判要旨:叶晏呈、林义翔是在工作中发邮件披露信息以及在工作中参考使用他人的商业秘密,郑博鸿在工作中参考使用他人的商业秘密,三人行为目的在主观上与为了金钱利益而直接盗取出卖商业秘密有本质上的区别,其主观恶性较轻,此次触犯刑律有法律意识淡薄的原因,因此,量刑时酌情从轻。虽然现有证据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