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知识产权律师网合肥知识产权律师网

所有文章 第2页

执业动态

团队律师成功代理一起最高院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件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6-04

台州市黄岩景天建设有限公司系一家专业从事华夫板等建筑施工模具生产与销售的新型企业,长期以来,景天公司凭借其优秀的工艺与良好的品质在建筑行业内积累了深厚的影响力。2018年7月3日,本案原告廖展谋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起诉称,景天公司生产、销售的华夫板类产品侵害其ZL201720389...

经典案例

他人在实用新型授权公告日前的生产行为不构成专利侵权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27

裁判要旨:由此可见,专利权人对于他人在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公告日前实施该专利的行为,并不享有请求他人停止实施的权利。他人在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公告日前实施该发明,包括制造、使用、销售、许诺销售和进口实用新型专利产品,并不为专利法所禁止,相关实用新型专利产品不构成侵权产品。在此情况下,对于...

经典案例

专利权属|辛柏机械技术(太仓)有限公司与威图电子机械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专利申请权权属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27

裁判要旨:本案系威图公司起诉要求确认涉案发明创造属于职务发明的案件,但是由于我国专利申请过程中对登记的发明人并不做实质性审查,因此可能存在登记的发明人并非实际发明人的情形。在此情况下,人民法院在判断涉案发明创造是否属于职务发明时,应当结合实际发明人身份,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判断是否属...

团队文集

TOTO品牌维权历险记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26

作者 | 陈军 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曾经的品牌加盟伙伴,缘何合作到期后对簿公堂,相爱相杀都是品牌惹得祸。 A公司是日本东陶公司TOTO卫浴产品安徽地区多年指定销售商,B公司是A公司在安徽宁国地区发展的TOTO卫浴产品指定销售商。两家公司相互合作也有多年,后因B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合...

著作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审判指引(试行)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24

(本指引含说明供全省各级法院参考理解与适用) 为妥善审理涉及网络游戏的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根据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有关规定,结合审判实践,制定本指引。 一、指导原则 第一条 【审判价值导向】审理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案件,应加强创新成果保护,规范市场竞争秩序,促进网络游戏产业健康发展...

经典案例

商业秘密|林义翔、叶晏呈、郑博鸿犯侵犯商业秘密罪一案终审刑事判决书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24

裁判要旨:叶晏呈、林义翔是在工作中发邮件披露信息以及在工作中参考使用他人的商业秘密,郑博鸿在工作中参考使用他人的商业秘密,三人行为目的在主观上与为了金钱利益而直接盗取出卖商业秘密有本质上的区别,其主观恶性较轻,此次触犯刑律有法律意识淡薄的原因,因此,量刑时酌情从轻。虽然现有证据证...

经典案例

商业秘密|上海豪申化学试剂有限公司等与上海黎景贸易有限公司侵害经营秘密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23

裁判要旨:首先被告朱佳佳与两原告有无论朱佳佳是否在职,不影响其承担保密义务,以及朱佳佳不得协助不承担保密义务的任何第三人使用两原告商业秘密的约定;其次被告方亦无证据证明涉案客户是因朱佳佳的个人投入和付出才与两原告建立的交易关系,事实上这些客户亦系朱佳佳在原告处入职后,由两原告分配...

他山之石

不同司法鉴定机构出具的冲突意见书的分析与专利侵权判定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19

【案情】 原告深圳市理邦精密仪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理邦公司)系涉案“一种弹扣式防松脱的插座、连接器及医用设备”实用新型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权利要求1载明:一种弹扣式防松脱的插座,其特征在于:包括供插头插拔连接的插孔和位于所述插孔内侧的弹性扣,所述弹性扣至少有二个并沿所述插孔的周...

经典案例

商业秘密|昆山和准测试有限公司等与重庆三友机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17

【(2017)渝01民初60号】 【(2019)渝民终80号 】 案情介绍 林信宏(台湾居民)于2005年9月入职六和股份公司,先后在铸加开发课、F群研发中心任工程师、资深工程师、F群研发中心副课长职务,具体负责产品设计、分析及测试、现场产品生产等工作。2013年7月起任营运总部...

经典案例

计算机软件商业秘密|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与上海牟乾广告有限公司等行政其他二审行政纠纷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发布于 2020-05-16

裁判要旨:本案中,两第三人未指明其软件中哪些技术信息是其保护的秘密点范围,被告也未依法区分、审查、确定技术信息秘密点的范围,而是都误将软件程序及文档这些著作权保护的对象全部作为商业秘密的保护对象。被告未确定技术信息的范围,也就无法对技术信息是否达到“不为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